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京大学7816 班级博客

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,明天是社会的栋梁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在北大六十年  

2009-04-09 21:53:37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在北大六十年

——王春海师傅的话

 

晚饭后在校园走走,想看看哪里有观赏柳树的好地方。

在校史馆前的一处小山包上,看到湖边的柳树姿态很美,觉得这个地方可以命名为“观柳台”。明天记着带相机来拍几张柳树的照片。

又走到西校门附近的“小平桥”旁,看到那颗侧倒浸泡在水中的大柳树,忽然想到何不将此树命名为“贵妃柳”?此树旁边的另一颗树,树枝分裂,也引人联想,我想把它叫作“伤心树”,但不知它是什么树。正在观看时,忽然听到叫声:“嘿,过来,过来,看这儿的鱼儿!”

抬头一看,小平桥上站着一位老人,正向我招手。老人,穿一身中山装,整齐干净,人瘦瘦的,留着分头,头发略显花白,人很精神。

我走过去,他拉着我,让我看桥下北侧的水底,果然有很多金鱼,聚集在一起。与我平常看到的金鱼不同,红色的很少,大多是金黄色的鱼儿。

老人说:“嘿,看这鱼儿,有多多啊!嘿,看这个头儿,好几斤呢!嘿!……这么多的鱼儿,你哪儿看得到呢?就是北大,好地方啊!嘿,看这鱼……”

我记得在圆明园的湖里看到过更多的血红的金鱼儿,不过,我没有说。

老人说:“这鱼,多好看!多看鱼,人的脑子就聪明!嘿,北大人,聪明!”

老人不停地说:“嘿,你知道不?北大,那可不得了呢!有人才啊!嘿,科学家,人才,呃……你看这水,这么着引过来的……”

老人手指着校园西围墙外畅春园一带。“这水,从河里引进来的,北大,有人才,把河水这么着引进来,这么流过来,再往前,一直流进大湖里去……”,我随着老人划动的手指看下来,知道了这水是从西门以外的某条河里引进来,在校园里从南向北流——原来我一直以为这水是从学校里边向外流,是从北往南流的。某条河,可能就是北京西北方向的军民引水渠了。

我问老人:“这些鱼儿是想游到外面去吧?要是把这水闸打开,鱼儿就可以游到河里去了吧?”紧靠小平桥,插着一张铁篦子。老人说:“嗨,那可不成!要是把这铁篦子打开,那可不得了了,这鱼儿都跑到外面去了!”

老人说:“就这水,引到大湖里去,再引到水塔上去,嘿,你到水塔去看看,出来的水,嘿,跟酒一样,可好喝了!你看这北大,多有人才!科学家,可不得了呢!要不怎么是北大呢?你说是不?……你在北大的水管里接水尝尝,嘿,那水,嘿,可好喝了……咱北大的老师们喝上这水,嘿,对脑子好啊!……要不,北大人怎么聪明哪?嘿,就这水,给咱北大省了多少钱!北大,有人才啊!你要是接北京市的水,那不得多少钱啊?是不是!……嘿,北大,有人才,有科学家,人家研究啊,就是有办法,不得了呢!……”

人老了,说话爱重复,有时就是车轱话来回转。老人反复地说北大有人才,说这水怎么引进来的,说这水怎么好喝,我耐心听着。

老人说:“嘿,我在北大几十年了,北大就是好啊,有人才啊……嘿,我天天来这里走走,看看这水,多好,你到水塔看看,那流出来的水,嘿,跟酒一样,好喝!……”

我插缝儿问一句:“您老在北大工作是吧?哪个系的啊?”

老人一听,来劲儿了:“我是在北大工作啊!我是作饭的,大师傅,我四九年来北京,五二年到北大工作。……我在大饭厅工作,大饭厅,知道不?嘿,我工作了几十年,干得好着呢!领导,老师们都夸我:你真是个好样儿的,哎呀,你作的那个馒头、包子、花卷儿……哎呀真是白啊,暄腾的很啊,这么大!好吃!……嘿,我参加那个食品展,我作的花样儿一百二十种,嘿,领导和老师们都说我,夸我……嘿,给我技师,给我教授的工资,一千六百块……领导们夸我,把我夸得跟花儿似的,北大,真好!”

我问:“您住在学校里?”“啊,我住蔚秀园,领导们对我好啊,他们夸我……给我房子,蔚秀园,两间屋子,一个大厅,嘿……我退休了,七十多了……”

我问:“您老家是哪儿?”

“老家?我老家?武城县……”

“武城县?是河北吗?”

“是啊!是河北!河北武城县!”(惭愧!我回来查了一下,武城县是山东省的,河北查不到类似的县名。)

“老家还有人么?”

“有啊,老家还有人,都在老家呢……”

“就你一个人到北京吗?”

“对啊,我一个人来的。我在家的时候,我从小就爱作饭,家里人都出去了,干活去了,我作饭。我作得好啊,嘿,我蒸的馒头,大家一尝,说啊,你咋作得那么好呢?……我这个人呀,就爱琢磨,哎呀作这个作那个,我能作好多花样儿……嘿,食品展览会,我作了一百二十个不同的花样儿呢!……哎呀,我说了,我不在家里了,我要出去!我一个人出来了,到北京了,我就找工作,我四九年来的,五二年进的北大……”

我问:“您那时多大啦?二十几了?”

“我多大?嘿,我三零年出生的,嘿,我多大?我到北大,说我会作饭,嗨呀,人家一听,北大就需要作饭的,这样儿,把我招下来了……嘿,搞基建呀,我搞基建……后来,我作饭,我蒸馒头,我会蒸一百二十个花样儿,嘿呀,领导一尝我蒸的馒头,嘿,可不得了,直夸我!说我作得好!咱就这么好吃呀!……”

“你想,咱作饭,就好好儿地作呗!给老师们服好务,咱也是贡献啊!……嘿呀,那个同学们哪,老师们哪,吃了我作的馒头,都夸我呀,说我怎么能作得那么好呢,怎么那么好吃呢!领导就夸我呀,表扬我呀,哎呀呀,我都不好意思了!我说为老师们同学们服务嘛……”

“哎呀,北大就是有人才,想得多么巧,这水,从那边引进来的,这么着进来的,进了大湖,引到水塔上去,嘿,你到水塔去尝尝,那,流出来的水,跟酒一样的,哎呀,可好喝啦!……嘿,省了多少钱,要不,北大这么多人,好几万呢,那水,要花多少钱啊?北大就是有人才!好地方!……”

“嘿,我在北大干了多少年?嘿,六十年哪!我四九年来的北京,五二年进的北大,我是大师傅,我干得好呀,领导跟老师们表扬我……我退休了,给我技师,说我干得好,嘿,我蒸的馒头,一百二十几种花样儿,我把我这技术传给徒弟,他们都干得好着呢,我这就退休了,我住在蔚秀园……”

“没事来这儿看看鱼,多看鱼,脑子就聪明,我就爱看这鱼儿!……”

我觉得老先生好可爱,我想,应该在博客上写一写他,我问:“先生您贵姓啊?”

“我姓王,王春海!大饭厅的师傅,作饭的,后来作管理的……”

 

我和王师傅握手道别,走了回来。我的硕士导师陈教授去年写了一本书《我在北大六十年》,已经送到出版社了。教授的六十年,内容很丰富,各种运动,各样人物,给研究历史的,留下了有用的资料。今天碰到的王师傅,他也在北大工作了六十年,但他不会写书,他也不会思考那些运动,思考那么多事情。他没有太多的知识,但他喜欢作饭,喜欢蒸各种花样的面食,他热爱自己的工作,人家爱吃他蒸的面食,他就心满意足了,这就够了!他也有自己的荣耀,有自己的称心事儿,有自己得意的一生。他不会写《我在北大六十年》,但我很欣赏他,我写这么一篇小文,也算是他的《我在北大六十年》吧!

 

(老大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