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京大学7816 班级博客

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,明天是社会的栋梁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大校园纪念物(照片与解说)九  

2008-11-13 10:33:32|  分类: 杂说北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未名湖的“全国文物保护单位”碑,在湖的南边。北边的文物保护碑是北京市政府立的,这个是国务院立的。

-

Image

-

“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”,其实和前边发表过的“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抗战以来从军学生题名碑”是同一座碑,这是碑的另一面(应该是正面)。照片有碑文局部,我喜欢文中“见寇仇如烟灭”这句话。下面从网上抄来一段话:

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华,北大、清华、南开三校南迁,组成国立长沙临时大学,并于1937111日开学;1938年由长沙迁昆明,更名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。1946年,西南联大结束,三校复原北返,西南联大师范学院留昆为昆明师范学院。当时的校领导决定在西南联大旧址(现云南师范大学)立碑纪念,遂请冯友兰教授撰碑文,闻一多教授篆额,罗庸教授书丹;碑阴面刻西南联大抗战以来从军学生姓名,由唐兰教授篆额,刘晋年教授书丹。1988年,为纪念西南联合大学的业绩,北京大学决定复制该碑立于校园内,即派专人赴滇采相同石质的碑体运京,制作后于198954日举行了此碑的揭幕仪式。

另有网上消息:20081027复制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在清华落成揭幕。

.

Image

Image

Image

-

北大西校门。其实原是燕大校门。燕大不复存在,总让人心中惆怅!

西门外原有篓兜桥巷,明代开始即有的地名,俗称娄斗桥,炉斗桥,西勾桥。北大西门外原挂着“篓兜桥一号”的门牌,现在没有了。可能是这个地名不好听。现在北大的地址是“颐和园路 5 号”。

-

Image

Image
-

治贝子园,门牌是季羡林先生所题。此园在四教之东,园之东新建了乒乓球馆(奥运会使用过),所以这个古老园子也在现代化建筑包围之中,显得矮小局促。尊老传统少了,连建筑也是如此!关于治贝子园,下面也有一段网文介绍(有改动):

据考证,这位治贝子,名叫载治,是清朝乾隆皇帝第十一子成亲王的曾孙。载治的父亲原是奕纪,后来,载治过继给了道光皇帝的长子奕纬为嗣,咸丰四年,也就是1854年承袭贝勒,咸丰十年,即1860年加封郡王衔,光绪六年(1880年)因伤寒病去世。载治有五子,但只有溥伦、溥侗长大成人。溥侗这个满清贵族因为借了巨额债务,治贝子园不得不沦落到被查封的地步。1928年,燕京大学在法庭拍卖时以45200元的价格购得这处房地产,作为燕京大学农园为农科所用。据今天北京大学治贝子园中关于该园的说明铜牌记载,该园是在北京大学陈鼓应先生的积极倡仪和奔走下才得以修整、保留的。今天的治贝子园不过是一个四方的院落了,比原来园中建筑的规模小得多了。过去治贝子园建筑中的抱厦、穿堂已经不见踪影;园子附属的果园已经变为北京大学的教学新楼和崭新的中关村大街。不过,治贝子园坐落于北京大学这所学府中应该是幸运的,直到今天,治贝子园仍不失为北京大学一个幽静的处所。

 -

Image



Image



Image
-

为治贝子园看家护院的老子。他老人家何等聪明,却没有料到后代的学哲学的人们(这个园子为“中国哲学与文化研究所”使用)竟要他老人家在门前看家护院!而且老子主张以柔克刚,雕塑者却用坚硬的石头塑造他老人家。刚者易折也。真是可怜,他老人家尽管摆出太极阴阳八卦掌的pose来,还是被小流氓欺负,你看,他的两手手指都断了!眼睛也被打成国宝大熊猫了!太可怜了!建议:重雕,然后放置在安全暖和的室内。最好放在图书室内,因他老人家原本是管理图书馆的。

-



Image



Image


-

钟亭,又照了两张,更清楚些。记得有说明,没有找到。以后再说了。这里根据网上查到的几年文字编辑一段话:

钟体上刻有八卦的图案,还有满汉两种文字写着:“大清国丙申年捌月制”。按此日期算来,从大清国丙申年,即1896年,到现在已经有112年的历史了,这钟竟比京师大学堂诞生得还早些!
    
据有关考证,原来老北大就是用钟来报时的。在《北大旧事》中,有一位老北大的校友这样描述当时的钟声:“北大二院的退课大钟从来不是用电机钮去控制,而是一架高高的,古旧的朽木座子,上面悬挂着一口黑黝黝的沉沉的铁钟,至少已有七、八十年的历史。当时学校开办的时候,当事者不知从哪里物色得来的,而至今仍由一名年纪已近七十的、满脸灰白的胡须、身上穿一件退色蓝布短袄的老人来敲打,每次约敲十六到十八响。这钟声,声音嘹亮,不但在北大二院,就是在一院、图书馆、研究院、东西斋等地方也没有不能够听清楚的。同学们住在附近胡同里面的,早晨躺在满屋阳光的床上,一觉醒来,听到上课的钟声再洗脸漱口都来得急。因此,这钟声富有诗情画意,自非普通的电钟能及其万一。”当时北大不在这里,所用的钟自然不是现在钟亭里的这口钟。

关于钟亭内这口钟的由来,颐和园那座皇家园林里有这样的记载:“岛北侧的岚翠间,1889年慈禧曾做为阅兵台,检阅李鸿章调来的北洋水师及新毕业的水师学堂陆战队学员。为适应演习,把小火轮改为炮舰,东西两岸排列着炮队和马队。当时为水师报时的大铜钟,1900年险被劫走,后来置于燕京大学内,今北京大学内未名湖畔钟亭内即此物。”
     1929
1月,它成为燕京大学校钟,6月,搬家来到未名湖畔土山支架上,9月,才有了圆顶六柱钟亭为伴。原燕京大学行政执行委员会议决议的《撞钟法》:“每半小时撞钟一次,自十二时半起撞一下,一时撞两下,一时半撞三下,……四时撞八下,到四时半复撞一下。如是每四小时循环一次,每日早六时至晚十一时为撞钟时间。”

好了,抄完了。大家知道了,老北大就用钟来报时,但那钟已经不复存在。现在燕园的这口钟据说是圆明园里的遗物,早就为燕大用来报时。后来就被北大继承下来了。

又记:上述文字有矛盾处,文中说1889年(光绪十五年)慈禧阅兵曾用此钟,但又说此钟制于“大清国丙申年,即1896年”,是光绪二十二年,年代不符。这是来自两处的文字。究竟如何,待查。

又网上博客名为“天生地长”者,在其博文中写道:

“我的童年、少年是在北大校园里度过的。文革前,老年人还习惯称这里是燕京大学。因为自1926—1952年间确实是燕大校址。1921年,校长司徒雷登获得美国著名出版商亨利·卢斯及美铝公司创办人的捐款,在北京西郊购买了数处前清亲王赐园,聘请建筑设计师墨菲进行总体规划,建造了近代中国规模最大、质量最高、环境最优美的一所校园。
    
详细历史这里不去考究,只是回忆童年最喜欢的那口位于校园未名湖西岸小山坡上的大钟。大钟是用来报时的,早晨、中午、下午分别在上下班时间准时被敲响。记得在附小念书时,下午放学便常常等在钟亭里,待到6点,老工友扛着硕大的钟锤敲响它。那声音特别嘹亮、悦耳,每一锤都会击打出深沉的回响。
   
老工友见我常来,渐渐对我讲起大钟的故事:这口大钟是过去宫里的物件儿,燕大建校后,就移到这儿来了……
    
那个时候,我们在校园任何一个地方,只要钟声响起,都能听到。哪怕是在校园周边的海淀镇北街、成府街、西苑、圆明园南门也都能听到钟声。
    
到了文革初期,大约1967年,就再也听不到钟声了。是当年已70多岁高龄的老工友不在了,还是造反派禁止敲钟了,却不得而知。”

据上,这钟原是宫里的物件儿。后来不知如何搬到燕园了。又说1967年以前这钟还天天被敲响。想想在北大、在海淀,听到钟声,是怎样的心情啊!

我有个建议,在特定的日子里,比如每年春节、元旦、校庆、抗战胜利、中秋、重阳等等,北大应该撞钟以示纪念,也好提醒师生不要忘记这些日子。其实也不妨在每天半夜时分敲它三响,提醒还在用功的师生,该休息了。早上 6 时不防敲上六响,提醒师生赶快起来。

大钟大钟,甘于寂寞乎?

 

-

Image



Image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

 

   补充几句:我问过我的研究生导师,他老人家86岁了,1949年到城里沙滩的老北大上学,就住在沙滩附近的胡同里,1952年留校,后来搬迁到燕园来。他说他记不起来老北大敲钟的事情,他也记不起1967年以前北大敲钟的事情,不过他说,敲钟最多的时候是文革,是造反派,只要是集合呀,开会呀,批斗呀……都会敲钟,他说,文革那会儿,净敲钟了!呵呵,事情还复杂了呢! 

   我另外补拍了大钟上的文字,以后再发出来。我想钟的铸造时间肯定比所传慈禧在颐和园阅兵的时间晚,所以阅兵用的钟会不会就是这口钟?如果说铸钟不是光绪二十二年,而是前推一个甲子(似是1837年?),似乎也可以说得通。但是,那时颐和园似乎还没有建起来。钟放在何处呢?这口钟据说,肯定是从颐和园搬来的,连时间都有。

   2008年11月15日补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