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京大学7816 班级博客

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,明天是社会的栋梁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班级轶事( 九)  

2008-09-05 10:24:11|  分类: 7816花絮集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Image

 

    教师节快要到了,这次发表几篇回忆大学时的老师的轶事,表示对我们尊敬的老师们的敬意。(老大)

 

改革开放后,关懿娴先生随代表团首次出访。归来,在图书馆408室为我们作过报告。记忆甚深者有二:一曰美国城市治安情况很糟。二曰在英国图书馆,是把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图书排在一起的。前者,令我感到我国治安很好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人们心情愉快。后者令我等甚为愤怒,觉得帝国主义仇我之心不死,我们要努力建设社会主义,与资本主义竞争。呵呵,当时是这样想的。

 

那时候,白化文老师还是北大附中的教员,到图书馆系给我们上课,特别受学生欢迎,连过道都坐满了学生,还有学生在门外进不来。外系可能就哲学系的美学课也这么受欢迎。但那是因为当时有美学热。白先生讲的课并不是热门,中国文学目录学,听着课名也不咋的,可他讲得特别生动有趣,主要原因是博学,肚子里有货。可惜他只讲了一半。我就是因为对他的课特别感兴趣,作业也特别下功夫,彼时曾在图书馆借得王世襄先生的硕士与博士论文,王先生的论文是用手工书写,极其工整,然后用弹蓝纸晒印,图片是用黑白照片,一张一张粘贴上去的(还得感谢图书馆一位胖乎乎的男管理员的照顾方得以借出阅读)。较之今日,实属不易也。因为醉心于这些材料的阅读欣赏,才在另一门课的作业上借了袁二的一篇文稿充作课堂论文。

 

系里办公室的杨时英老师待人特别和蔼可亲。毕业后我和小高去看过杨老师,杨老师做了醪糟招待我们,记忆深刻,因为味道特别好。杨老师的公子徐冰在美院当老师,版画特别出色,当时他的大名已经出现在好几种世界性的人名录中。现在徐冰身在美国,早已成为知名国际的独立艺术家了,他创造的“天书”必定在世界艺术史上留下一笔。(徐冰今年已经应聘任职中央美院副院长)

 

说起可爱的老师们,想起给我们上哲学课的田醒民先生,他非常平易近人。上课讲起“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里”时,他瘦瘦的细腿,就伸过讲桌,在空想的河里踏上两次,其动作非常滑稽好玩儿。有一次他回忆他当年上北大时的情景,他也是农家子弟,上学是上世纪50年代困难时期,人们普遍吃不饱饭,北大食堂的玉米粥不要钱,而且非常稠,放在一只大桶里,学生随便盛,就是这玉米粥,才使得穷学生也能撑饱肚子。我们上学时,北大这个传统还牢牢保持着,有人说北大学生身上的玉米粥点子是“第二校徽”,说得不错。可惜当时没有相机,没把身上沾着“第二校徽”的英姿记录下来。

 

有一回上古汉语课,老师念到“南蛮鴃舌之人”时,全班同学不约而同地、齐刷刷地扭头看着达夫。达夫瞪着大眼,楞是不敢开口,盖因生怕露出其“鴃舌”来也。

 

从吴廷华老师课上,学到一个新词“开革”。盖吴廷华先生说他在美国某大学图书馆任馆长,遇到馆员不服从指挥,他就必定要将其“开革”云云。吴先生讲课,李晓明同学记笔记,笔记比讲课更有条理。

 

英语课上,老二总是坐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,上课时特别活跃,和老师互动最勤,因此甚得得老师宠爱。那时慢班老师是中联部的张帼荣女士。同学们戏称袁二是张老师的“宠儿”。

 

陈文良老师给我们上过“中国文化史”课,也有不少好段子,可惜我记不清楚了。

 

同学们对当时图书馆系的课有些意见——根据经验,大学生对学校安排的课不满意是永远的。记得79级同学说得最有意思,说“图学馆学”应称为“性学”,因为什么课都讲这“性”那“性”,比如李先生的图书分类法就讲“革命性、科学性、系统性”。我则记得情报学王万宗老师讲的“最小出力原则”,心想这和刘少奇“吃小亏占大便宜”论有异曲同工之妙也(七九级学生说王先生“万变不离其宗”,大不敬也)。临毕业前,李纪有老师在图书馆408室和我们有一次见面会,解释图书馆学课程的各种问题,具体说了什么不记得了,印象深刻的是,经他一讲,什么事情都是合理的了。李老师那天感冒很严重,还很有耐心地给我们做解释!当然图书馆学现在已为信息管理学所取代,课程肯定有了不小的进步。信息管理系也出了人才,如百度老总李彦宏即是其一也。回想我们当时所学,还是传统学术加上一些现代知识,都是很有用的。我们班也出了不少图书馆界与信息界重要人物,很多同学为图书馆事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,这就是对当时图书馆系的最好回报吧。

 

记得入学不久,刘国钧先生逝世,我们班同学参加了追悼会。毕业后某年,陈鸿舜先生病逝。后李纪有先生死于意外。李增兵先生则不幸病逝于1989年。上学时知道图书馆学界有前辈目录学家姚名达先生死于日寇刺刀下。王重民先生惨死于文革。图书馆学界虽小,亦与民族危难息息相关也。向所有逝世的先贤致敬!



Image



Image

(附图是我当时画的几幅课堂速写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